消毒柜拍摄教学

来自:消毒柜维修网  |  2022年05月20日

消毒柜拍摄教学(消毒柜拍摄视频)

在海拔近三千米的山村送快递的小伙鲁茸培初。受访者供图

云南省德钦县羊拉乡的公路上,面包车的发动机轰隆隆响着,发热的机器接触到空气的冰冷,生出一阵水雾,鲁茸培初正试图启动自家的面包车。因为连续降雪,路面的雪积了有脚踝那么厚,雪化了就结成冰,盖在路面上,车轮容易打滑,这种天气,一般是没什么车会上公路的。

鲁茸培初平均两天要去一趟县城,他的车上,装载着三四百件从德钦县运来的快递,它们的目的地,是前方海拔近三千米高的茂顶村菜鸟快递站。

鲁茸培初望着家乡的美景。受访者供图

乡里唯一的快递站

茂顶村菜鸟快递站,是鲁茸培初经营的,2020年从部队退伍后,他就回到家乡,在山脚下开了一个快递站,站点不大,总共四十平方米左右,这两个房间,是他从熟人手里租来的,一个月一千五,按年缴费。

鲁茸培初经营的菜鸟快递站。受访者供图

服了五年兵役的鲁茸培初,今年24岁,退伍后的他本想去当一名健身教练。他说:“我培训了三个月,一次就把教练证考下来了。”回到茂顶村后,鲁茸培初发现家乡并没有快递服务,甚至没有物流行业,加上健身行业在家乡并不景气,他便萌生了自己建一个快递站点的想法。

鲁茸培初说:“我们村子的快递送不进来,我就想,如果我有一个站点,就可以把只能送到县城的快递,通过我,先收到村子里的站点,这样村民在网上买东西、收快递就能方便很多。”这样想着,他就去做了,短短的时间,通过和德钦县里的公共物流配送中心协商,鲁茸培初就把快递站建了起来。

这是茂顶村第一个快递站,全村500多人的快递,都要经由鲁茸培初的手,才能安全到家。这也是整个羊拉乡一共四五个村子的第一个快递站,鲁茸培初一天最多要经手100多件快递,发送一百多条短信,为一个个快递纸盒,找到主人。

对于快递站的建成,村里人将感激放在心里,但总要在鲁茸培初上门送快递时,端上一碗热乎乎的酥油茶,将他拉进家里,聊会天。鲁茸培初说:“在我们村里,日常生活基本上都用藏语交流,村里人没有什么特别的表达,但对我都是很亲切的。”

山村里的信使

每过两天,鲁茸培初就需要开着面包车,去180多公里外的县城,将货取回来。

冬天取货,是最难的。鲁茸培初每天早上要七点半就出门,这时候的太阳还未升起,天还是灰蒙蒙的。直到下午两点半,他都需要在车上度过,漫长且枯燥的几个小时里,陪伴他的,只有车窗外早已熟悉了的景致,有时候是夏天的树,有时候则是冬日的积雪。

鲁茸培初拍的家乡美景。受访者供图

高原的风,让少年脸颊常年带着潮红色,从太阳晒过的皮肤里透出来。“有时候我会叫上我爸或者朋友,开着车翻过雪山,早上出门,傍晚回来。”春夏秋冬,鲁茸培初在这条公路上看过四季,他说,“路上的危险遇到得多了,早就见怪不怪了,该出门还是得出门。”

这几天,云南一连下了好几场大雪,鲁茸培初时不时会收到道路暂封的通知。好在还算顺利,他暗自庆幸,目前为止,到了约定取货的日子路都还能走,鲁茸培初说:“一趟来回耗费时间和精力,出门一次,油钱就是160元。也没办法,必须得出,每次出门就得看运气。”

遇到雪天时,赶上鲁茸培初的面包车打滑,就只能推着面包车前行。受访者供图

沿着盘山公路,灰白的面包车行驶在冬天的冷风中,因为速度,车轮在身后扬起一地灰尘和碎石,车身的一旁,是高耸的峭壁,是随时可能掉落危险的山体。在空谷带来的一片静谧之中,它载着从各地赶来的“游客”,来赴一场风尘仆仆的约定。而鲁茸培初,就是这个山村里的信使,负责配送远方的声音。

包裹里的年货

送到快递站的东西,鲁茸培初需要先登记编号,再按照手机尾号,摆放到货架上,发送短信或者用电话提醒,村里人就会把来自远方的小包裹带回家。

快递站里货架上摆放着许多包裹。受访者供图

鲁茸培初说,茂顶村的公共基础建设很少,没有大型超市,但有了村里的快递站,茂顶村里网购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人们从网络上,就能够买到称心的东西。他介绍:“送到村子里的东西很多,衣服、玩具、家电,什么都有。”

快到年底了,鲁茸培初说,村里买消毒柜和冰箱的人很多,大件的家电,就需要年轻人搬回去。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在外打工,留在家里的,更多的是老年人。鲁茸培初就会带着这些大件快递,亲自送货到家。他说:“有些人不方便出门,我就送到家里去,村里我都认识,也都很熟悉,是举手之劳。”

扎西德勒!”这是藏族人打招呼的方式,表示欢迎,祝福吉祥,鲁茸培初一天内能收到好多祝福,他说:“有种自己被需要的感觉,所以我愿意去做。”村里的有些小路,汽车是开不上去的,鲁茸培初只得停下,扛着几个大件的包裹,走到村民家里,路是陡的,有时候甚至要走几个小时。

每天下午五点,是快递站下班的时间,过年期间,村子里变得比往常热闹了许多。鲁茸培初说,每逢过年,村子里就会杀猪、杀牛,然后分成几份,让村里的每个人都能享用到。酒足饭饱过后,就聚在一起,点上暖烘烘的柴火,围坐在一起,载歌载舞。鲁茸培初说:“都说藏族是能歌善舞的民族,我不否认,我们几乎所有人都是喜欢唱歌和跳舞的。”

鲁茸培初和村民们,用歌舞欢迎新年,其中有人,穿上了从远方寄来的快递里的新衣,用上了新的家电,鲁茸培初说:“这个站点就是我们村子连接外面世界的唯一纽带,这是让我觉得很有成就感的事情。”

跑赢时间的愿望

“说白了,我这个工作,和快递员、外卖骑手没什么两样。”鲁茸培初收获的,也并不都是成就感,重复机械的工作,带给他的,更多是问题无法解决的苦恼。他说:“有时候,会有一些人,自己取不到快递,或者取了快递但发现有问题,就会到我这里来反馈,大多数是食品问题,但这靠我一个人的力量,又解决不了。”

快递从各地发到德钦县的公共物流配送中心,再从中心搭上鲁茸培初的面包车,来到快递站,一来二去,至少需要两天。而遇到具有保质期较短的食品时,比如只有几天食用日期的面包,再或者是难以承受长时间压损的水果,往往会在运送过程中,就已经过期,甚至腐烂坏掉。村民花了钱,买回了不能食用的商品,但投诉无门,这个问题,苦恼了鲁茸培初很久。“路上花费的时间太长了,我只能两天取一次货,这个短时间内改变不了,后来,就只能让村里人少买或者不要买这种保质期短的东西。”

“但这不是长久之计。”快递站运行到现在,仅有两年时间。鲁茸培初说,这几年来,虽然茂顶村的快递多了,但是还不足够多到可以每天都需要去县里取货的条件,为节省人力与时间成本,只能每隔几天,把快递一次全取回来,这就造成了一些需要快速到手的食品的浪费。他说:“下一步,我希望快递能再快一点,让我能够跑赢时间。”

幸运的少年

每天不是取货送快递,就是呆在快递站里,鲁茸培初几乎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,唯一属于他自己的,便是傍晚下班后的那段时间。他总要到离家里500米的篮球场打几场比赛,这是茂顶村唯一一个可以活动的公共场所,鲁茸培初喜欢叫上几名好友,痛快地感受身体的运动。

下班后的鲁茸培初,喜欢到篮球场打球。视频由受访者供图

威斯布鲁克,是鲁茸培初最喜欢的篮球运动员,他将他在赛场上的图片,用做自己的社交软件头像。鲁茸培初说:“我特别喜欢他,他打球特别有激情,总能让人感到热血澎湃。”鲁茸培初总是打控球后卫,在这个位置上,他总能发挥得最好。提到篮球,他像是从一名肩扛责任的大人,变回了少年,他说:“篮球,是我的热爱吧。”

每次在工作上有了挫折,鲁茸培初就会到篮球场去,让自己大汗淋漓一场,他说自己是一个极其感性的人,为了父母,他要回到家乡,为了村民,他要在这里开快递站。鲁茸培初说,自己的生活已经和家乡息息相关了,“我的身体,我的器官,都是在这里土生土长出来的。”

鲁茸培初,是他藏语名字的谐音,在藏语里,意思是“幸运”。他的父母把对儿子的期盼,蕴藏在名字里,鲁茸培初说:“从小我就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军人,后来也幸运地实现了,这可能是我天生的荣誉感吧,退伍后,也想做一些被需要的工作。”

春节过去了,鲁茸培初只在大年初一和初三放了假,其余时间照常营业。虽然,他的快递站还没能盈利,但也并没有就此停下的打算。他说:“如果店里没有我,就没有人能拿快递了。我的新年愿望是,今年可以幸运一些,村里的快递行业越来越好,村里的发展也能够越来越好。”

“年轻人不用追风口,我们在哪,哪就是风口。”这是电影《一点就到家》里的台词,鲁茸培初说,自己还没看过这部电影,他只知道,继续做下去,就是幸运的开始。

新京报记者 陈璐

编辑 唐峥 校对 王心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