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家乐消毒柜透气

来自:消毒柜维修网  |  2022年04月18日

万家乐消毒柜透气(万家乐消毒柜168升)

#情感点评大赏#引言:黄老汉六十大寿,宴席间收到以儿子名义送来的三份寿礼,却发现没有一份是儿子买的。结局发人深省又让儿媳无地自容……

让儿媳无地自容的寿礼

正月初三是黄老汉六十大寿的喜庆日子,在当地,老人六十大寿是件大事,又赶上春节刚过,得好好庆贺一番。因此黄大妈提前半月就给儿子打电话,商量办寿诞的事,不料儿子与媳妇商量后,竟回话说,儿媳妇说今年春节要在她娘家过,父亲过寿那天怕是回不去了。

听了儿子的回话,先前就对他不满的黄大妈这一下更气了。这也难怪,自从儿子结婚后,回来的次数明显减少,害得他们想孙子时,不得不起早摸黑地到省城去。如今老爹的六十大寿都不回来,这儿子还有啥指望?

黄老汉见老伴生气,劝她说:“生啥气哩,儿媳妇是城里的人,又是独生女,他们到她娘家过年也挺好。他们不来,咱自己过不就得了。”黄大妈气呼呼地说:“哄谁哩?别看你嘴里说不在乎,其实心里比谁都在乎!”

转眼正月初三到了,黄老汉的寿诞如期举行,只是本来应该由儿子唱主角的“戏”,却落在了黄老汉的侄子大柱身上。大柱一边满脸含笑地给客人递烟倒茶,一边不时往门外的大路上张望。

闹钟报过十一点半,黄老汉对大柱说:“你去看看饭菜准备得咋样了,差不多就开席吧。”大柱说:“还不到12点哩,再等等吧。”黄老汉的老伴也帮腔说:“是啊,说不定还有远道的亲戚没到呢。”

正说着,院门外迎宾的唢呐声欢快地响起来。大柱跑到门外,只见一辆县城“万家乐”超市的送货车停在门口,一个送货员正大声地询问:“黄民是住这儿吧?他儿子在我们超市为他订了一份喜寿贺礼。”大柱一听,赶紧对院子里喊道:“大伯,我哥送的寿礼到了!”

黄老汉闻声一愣,随后来到院里,在超市送货回执单上签了字。大柱乐哈哈地让把大礼箱抱进屋里,打开一看,里面装得全是黄老汉最爱吃的补养品。黄老汉见儿子想得如此周到,对他的气顿时消下大半。心想:中了,人不到礼到,说明儿子心里还有我这个爹。

大柱打箱完毕,刚要和伯父商量开席,外面的唢呐声又响了,他急忙出去一看,竟是一辆速递公司的“限时专递”业务车停在外面,一个眼尖的小伙子看到速递员抱的礼箱上的字,惊奇地喊起来:“是黄有文寄来的!”大柱听后,不由愣了。跟出来的黄老汉见大柱发呆,忙说:“柱子,还愣着干啥?快把礼品接过来啊!”

大柱抱起沉沉甸甸的礼箱,刚要转身进门,又有一辆印有“亲情天使礼仪公司”字样的小车停在黄老汉门前,车上一个女孩打开车门,调好音响,用甜润的普通话说道:“黄民先生,今天是您60寿诞的喜庆日子,您的儿子黄有文先生,委托我们亲情天使礼仪公司给您带来一份珍贵的生日礼物。同时,我们公司免费赠送您一束鲜花,并祝您健康长寿,福如东海,并祝您春节愉快、虎年吉祥……”说着,把一个礼箱和鲜花交给了黄老汉。大柱快速打开礼箱,只见第二个礼箱里,装了一箱黄老汉最爱喝的高档“汾酒”和两条最爱吸的精装“红旗渠”烟,第三个礼箱里装了一身黄老汉最需要的高级保暖内衣。

一见此景,黄老汉禁不住懵了,他暗暗埋怨儿子不知道钱主贵,一下子订这么多寿礼。但随后又一想,自己不该亵渎儿子的好意,况且儿子的做法又确实给寿诞大增光彩,给自己挣足了面子。想到此,他容光满面地对着羡慕的人群一拱手,大声说:“时间不早了,请各位亲朋好友都入席吧。”接着,吩咐大柱:“快拿酒来,我要与大伙同庆!”

黄老汉话音一落,院子里锣鼓喧天,唢呐高奏,在一片祝寿声中,寿宴开始了。

院里的庆寿声还未结束,忽从门外又传来一阵汽车喇叭声。接着,正在演奏《百鸟朝凤》的唢呐手,一转调又奏起了《迎宾曲》。大柱跑到门口看了一眼,突然惊喜地大喊:“大伯、大娘,俺哥和俺嫂子回来了!”黄老汉夫妇闻声,忙慌不迭地朝门外走去。

他们还未走到门外,见黄老汉的儿子有文、媳妇雨婷和小孙子阳阳已下了出租车,阳阳把一个三层生日蛋糕递给爷爷,稚声稚气地说:“爷爷,祝您生日快乐!”黄老汉把蛋糕递给大柱,一把抱起5岁的孙子:“快乐,快乐……真是我的好孙子。”

黄大妈走到儿子、媳妇跟前,说:“你们咋又回来了?”儿子说:“本来在岳母家过年的,但我爸爸过寿,还是赶回来啦。”媳妇也说:“是呀,是呀,你儿子说要给您一个惊喜,也没事先给你们说一声。”

令大伙想不到的是,阳阳听了爸妈的话,竟突然扭过头来大声说:“奶奶,爸爸和妈妈在撒谎,是我让他们带我来看大白兔的。姥爷告诉我,今天,爷爷做大寿,奶奶养了大白兔,可好玩了……”

“小孩子家,胡说啥?”有文和雨婷一听此言,脸上顿时红了,忙训斥说。

黄老汉当然以为孙子说的是孩子话,就逗他说:“傻孩子,都是小孩儿听大人的话,哪有爸爸、妈妈听你的?”

没想到小阳阳竟不服气地说:“我没胡说,在我们家,爸爸听妈妈的,妈妈听我的……”

阳阳一句话,把大家给逗乐了。黄大妈见儿子 、媳妇脸色不大好看,赶紧打圆场说:“老头子,别和孙子比着疯了,快带他们进屋吃饭去吧。”

一进屋,黄老汉又看到了摆在长条桌上的三份寿礼,情不自禁地指着对儿子唠叨说:“有文啊,你送一份礼意思一下不就行了,咋一下送来三份,这得花多少钱啊?”

有文和雨婷听了,相互疑惑地看了一眼,都没说话。

由于客人特别多,黄老汉用“流水宴席”法分批招待来客,当最后一批客人离席时,已是晚上六点多。黄老汉今天特别高兴,酒喝得不少,客人刚走完,就倒在床上呼呼睡去。当有文和雨婷进到西厢房时,儿子阳阳早已在奶奶怀里睡熟了。

婆婆刚走,雨婷就迫不及待地关上门,沉着脸对丈夫说:“黄有文,你中啊你,想不到你还真能摆谱,要不是阳阳临时闹着要回来,我还真给你蒙住了。你说,那三份礼花多少钱?”

黄有文委屈地说:“我每月工资、奖金全部上交,哪有钱买这么多礼品?”

“你还不承认,三个礼箱上分明写着你的名字,谁傻得不透气了会做这等好事?”

黄有文见妻子穷追不放,禁不住也提高了嗓门:“告诉你,我还正为这事憋气呢,那三份礼要是有一份是我送的,我心里也好受些,就是现在离婚也坦然。”

“你,你说啥……?”

雨婷话音未落,忽听婆婆在门外喊:“有文,开门。”她只好止住话语,打开了门。

原来,心细的老人早就察觉情况不对,在院里听着呢。她进屋看了两人一下,不好意思地说:“你们别吵啦,那礼是我拿钱让大柱买的。”

“什么,你拿钱……?”

大妈见二人不解,又说,“你们连着两个春节不回来,你爹像丢了魂似的,他这辈子要面子是出了名的,今年春节又赶上他过六十大寿,你们再没个啥动静,他非得气病不可,所以我就……”

听了娘的话,黄有文愧疚的垂下了头。雨婷也低头不语,但心里仍存疑惑:婆婆顶多就买一份,那两份是谁买的呀?她刚要说什么,堂屋里电话响了,婆婆赶忙听电话去了。

随之,从堂屋传来了老人的声音:“你找谁?找老黄。他喝多了,睡了……噢,你是他海庆叔啊……什么?老黄打电话给你说,做寿那天儿子不回来,他觉得脸上很无光。为给老战友撑脸面,你以有文的名义发来一份寿礼……中,中,改天轮到你过寿,我让老黄也给你当一回儿子,给你买个礼包寄去……”

黄有文听到这里,已经明白了咋回事:住在省城的海庆叔比爹小两个月,唯一的儿子也在外地工作,很少回去,身有同感的他为防老爹生气,才……

有文正要给妻子解释这事,忽听门外有人喊:“老嫂子,客人都走了吧?”黄有文听出是村里张寡妇的声音,忙过去开门。

张寡妇二十多岁就死了男人,母女俩日子过得非常艰辛。那时,当村长的黄民没少帮她。有一年大年三十晚上,张寡妇女儿翠云发急病,无奈之下去找黄民,黄民用平板车拉着她女儿走二十多里到县医院,才保住了翠云的性命。为此,黄民还落下不少闲言碎语。

张寡妇见着有文,不好意思地说:“老村长过寿,俺也没啥送的,白天没好意思来,这几斤鸡蛋表示一下心意。”

闻声赶来的黄大妈接过东西,把她让到屋里坐。张寡妇进屋拿出一封信说:“后晌,俺收到闺女一封信,想让老村长念念写的啥?正好大侄子在,你给看看吧!”

翠云中学毕业后,在省城一家制衣厂打工,一周前曾给黄有文通过电话。

有文展开信,只见上面写道:……前几天,我给有文哥打电话时听他讲,黄大伯过寿时,他脱不开身回家。我们厂里春节不放假,我担心大伯受不了,就以有文哥的名义,委托礼仪公司给大伯送了一套高级保暖内衣……

黄有文做梦也不会想到会是这样。怪不得三份寿礼各不相同,老娘希望老爹健康长寿,买营养品是她的首选;海庆叔为人豪爽,喜烟好酒,当然要送烟酒了;翠云心细,会过日子,买套实用的保暖内衣已经是倾其所有了。

雨婷得知实情,羞愧得满脸通红,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。稍顷,她取出1000元钱塞到婆婆手里,哽咽着说:“妈,以前都是我不好,我太自私了。从今后我一定改,这钱算是给爹补一份寿礼。”

黄大妈没有要儿媳的钱,她满心欢喜地拉着雨婷的手说:“孩子,我们不求你们买这买那,更不想要你们的钱,只要以后你们能常回家看看,我们比吃山珍海味都香,比穿保暖内衣都暖,比给一万元钱都强。”

友情链接